西听

爱叶修 爱塑料 爱生活

[谢怜/花将军篇]打仗不如收破烂

是是是!!!!有没有太太!!!!画一个可爱温柔勇敢滴怜怜

废狗:


短篇


渣文笔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,有没有太太画披甲的花将军啊呜呜呜,强大又温柔,太好了。求太太看见我这句就好QAQ



 


从前有个将军。


 


将军姓花,众人便称他花将军。


 


花将军长相柔和,见人笑呵呵,整天一副乐善好施的亲和样子,除了领军尚可,身手尚可,丝毫没点将军该有的昂扬锐气。


 


啧,这样的人怎么当上将军的啊。


 


“其实我就是收破烂的时候刚巧被拉来充军的。”花将军也不避讳,有人问的时候就笑笑这么回答。


 


“???”


 


“然后运气好打了几场胜仗就被提为将军了。”


 


“......”众人听到这里只想朝天翻白眼,花将军的运气差可是出了名的。


 


自己运气差就算了,可偏偏运气这个东西邪门的很,会传染一样!


 


说是和花将军一起出门,下了一场雨,同行的那人只听花将军说:“无妨,这雨势头小,该是马上就停了。”


 


语罢倾盆大雨。


 


又听花将军笑笑道:“没事,只听雨声不闻雷鸣,我们去树下躲躲吧。”


 


一时间电闪雷鸣。


 


这也就算了。


 


花将军又道:“不如我们跑回去吧,只是下雨,也无妨。”


 


同行人脑袋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,抬头看去,只见核桃大的冰雹劈头盖脸从天而降。


 


“......”


 


“救命啊!!花将军你别说话了啊!!!”


 


......


 


诸如此类,数不胜数。


 


是以花将军虽然人特别好,但是军中倒是没人敢和他过于亲近了。


 


虽然谁也摸不准霉运会传染这点有没有依据,可是小心驶得万年船,谁也不敢拿命试。


 


需知打仗不是儿戏,刀剑不长眼。运气不好,当真就是死无全尸了。他们可没花将军这个身手,次次可以刀下逃生。


 


花将军也不恼,这也不能怪谁,他也乐的清闲,得空了就和小孩儿玩,那些天真无邪的脸倒是映得他心里暖意融融。


 


热血杀伐的军营他其实是不怎么融得进去的,永远都有打不完的仗,永远都有死不尽的人。


 


时势如此,他一个人也做不了什么。


 


能救一人是一人,花将军这么想着,是以每次都胜仗后,下军令不得杀俘虏,不得残害无辜。败仗时,叱令属下撤退,自己留着断后。


 


为此军中众人对他褒贬不一,最终得出结论:这人不适合领兵。


 


元帅有些头疼,下令将他一贬再贬。


 


从将军到都校尉再到校尉,真是没有哪个从军的比他混的更惨了。


 


花将军心想,横竖左右大家都觉得我不适合,这仗打来打去也没个尽头,就去找元帅了。


 


“大帅,属下想回去收破烂了。”


 


“你想当逃兵?”元帅目光炯炯。


 


“啧...不是?我就是想回去收破烂?”


 


“你就是想当逃兵?!”元帅手扶在刀柄上,眼里精光一闪。


 


“大帅,属下开玩笑的。”花将军连忙笑嘻嘻的逃出帅帐。


 


花将军一个头两个大,觉得解释不清了,这人怎么就听不懂字面意思呢。


 


想想也是,这人一直是这样,当初他进军营歪打正着立了几次功,元帅召见他。


 


“你想要什么?尽管说。”


 


“大帅,我就想回去收破烂,不然我说我要将军您还能给我不成?”谢怜开玩笑道。


 


元帅大手一挥,好的从今以后你就是将军了。


 


那个时候谢怜就觉得,这个人是真的听不懂人话,不过人挺好的。


 


走在路上思前想后,花将军心里有了打算,还是觉得打仗不如收破烂,这仗不打了。


转眼间战事又起,这次波及到的无辜百姓有之,花将军看在眼里也知不能置身事外了,他将几个小孩护在身下从刀剑下撤离。


 


马的嘶鸣声,金戈相击声,临死前的悲鸣,奋起的呵斥,头颅喷洒的热血,一切都混在一起了。 


 


然后是刀刺透他的胸腔,战马踩踏他的躯体,他闭着眼睛不断的有人在他身上脸上踩过,又有人在他身边倒下。


 


声音透过压着他的尸体传来,忽远忽近的有些不真实。


 


战争难有两全,打仗不如收破烂啊。他听着这刀剑相奏的乱世声就这样沉沉睡去了。


 


醒来之时,尸横遍野。独留一人踉踉跄跄,踏血而去。


 

退坑将近两年,剩下的四分之一都不到了吧 留下的大概都是真爱?

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的人啊

ChilemeI:

【武侠paro】梅.叶修

作图BGM【刀剑如梦】(叶秋时期)/【得意地笑】(叶修时期)

原天下第一人

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,人称行走的武林秘籍

原嘉世门主,带领嘉世登顶武林后失踪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侠士们的武器上大多铭有名号。

陈果拧起千机伞研究了一番,在伞柄接口处摸到了浅浅铭文:千机。

原来千机伞的剑也是有自己名号的。那伞呢?

陈果继续摸索,果真在一根伞骨内侧寻到了伞的名字:伞。

怎么有这么随意的人呢。

还是po下..虽然很短我也穿不了 哭着

妇女节快乐?妈妈竟然送了我妇女节礼物 我也是老啦 明明我是少女!!!